连遭下架 小红书还能接着红吗

监管薄弱
  漏洞百出的内容,让人红是非多的小红书一直处于“水逆”状态。自今年“3·15”前夕被曝出“种草”笔记代写、数据造假后,小红书在近5个月里一直备受争议。日前,据上海市消保委公布的2019年上半年投诉排名情况分析,小红书投诉数量超过1000件,位居前十。
  在此之前,工信部官方微信公众号通报今年一季度电信服务质量情况时,小红书运行主体行吟信息科技(上海)有限公司存在两个涉及用户个人信息的问题,分别为未经用户同意收集个人信息和误导用户同意收集使用个人信息。
  根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2019年,行吟信息科技(上海)有限公司已经收到了7张罚单,其中罚款处理4起,警告处理2起,责令限期改正1起。违法行为类型包括电子商务经营者违反《电子商务法》第十九条规定搭售商品、服务的行为,发布虚假广告,发布广告使用“国家级”、“最高级”、“最佳”等用语。
  在过去几个月内,小红书一直对外宣称对内容进行自我审查。小红书在2018年9月以来先后从平台规则、品牌合作规则及用户监督等多个层面出台内容治理措施。包括根据广告违规词限制、升级技术手段、严惩数据造假和虚假笔记。此外,小红书还于近期推出了“小红书生态官”的举报反馈机制,通过用户对无法明确判定的笔记进行投票,来影响相关笔记的展示结果。
  地位动摇
  小红书能否顺利化解眼前的危机,关乎着其多年积累下的资源能否保留。一位不愿具名的电商从业者坦言,在应用商店被下架意味着小红书的拉新获客渠道被一次性斩断,新用户无法通过常用的应用商城搜索到小红书,自然会导致小红书流失新用户。“短期内只是影响小红书获取新用户,数周、数月不上架则意味着会直接流失博主达人、品牌商及忠实用户,小红书本身还有可能会被其他内容推荐类平台所替代。”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浙江圣港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黄伟认为,就小红书本身而言,此次App下架可能涉及的主要问题是涉嫌虚假笔记信息,甚至是部分用户发布的隐晦信息。这些信息虽然都由平台使用者上传,但小红书并没有投入相匹配的资源及时治理和核查,按电商法等法律法规的规定,应承担相应责任。
  在黄伟看来,“内容合规性”是内容平台的生命线,应当建立相关风控体系,从专业人员配备、专业知识储备及技术升级等方面下功夫。
  分析认为,内容是小红书能够存在甚至被电商巨头青睐的根本,一旦内容质量难以保障,小红书向商业化转型之路就会受阻。尤其是当前众多手握内容的平台在快速崛起,对小红书有着极强的替代性。
  北京商报记者?赵述评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