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中国“脱钩”的时代来了吗?

国际已经离不开我国。尽管在政治制度、价值认同、人权问题等方面,我国与西方干流国家有诸多分歧,但进出口交易、经济金融协作、安全协同、文化交流等大小业务盘根错节,将国际和这个超级大国紧紧缠绕在一起。有人说,在经济高度全球化的当下,没有一个国家能与我国断绝来往。但也有人正在试探分裂这种联系的或许性。

时报本周文章《交易战令全球企业重新评价我国》(One Trump Victory: Companies Rethink China)就说到,关税和交易紧张局势已经在促进一些企业将供应链从我国搬运出去,这正是特朗普政府一些官员所希望的。文中写道:“这种被称为‘脱钩’(decoupling)的行动是一些人的首要方针,他们以为国际已变得过于依靠我国这个制作业巨头。”


“The move, known as decoupling, is a major goal of those who believe the world has grown far too dependent on China as a manufacturing giant. ”根据牛津词典,decoupling指“两种或两种以上活动别离开来或以不同方法发展的状况”(a situation in which two or more activities are separated, or do not develop in the same way),通常被称作“脱钩”。

该词是decouple的变形,后者源于法语découpler,字面意思为“使分隔、别离”,也可指物理运动(如核爆炸)中震波的减弱。跟着我国军力的增强、地缘政治影响力的扩展,特朗普麾下一些对华强硬派忧虑,美国和国际对我国工厂的依靠会使其在战略上处于弱势,与我国“脱钩”的建议应运而生。根据《日本经济新闻》的剖析,“脱钩”派主张把我国制作的零部件扫除出高科技和军事相关产品、限制我国的对美出资、对我国产品征收关税,甚至限制对我国人发放签证。时报去年名为《在交易问题上,中美有或许“分手“吗?》(On Trade, the U.S. and China Consider the Unthinkable: Breaking Up)的文章也说到,为了摆脱我国的影响,特朗普政府希望通过征收关税来搬运坐落我国的生产线,并对与我国在高科技产业方面的来往保持谨慎。文章还说到,即便没有清晰的“脱钩”方案,我国一些官员事实上也在为全球两大经济体不再那么需求对方的时代做准备。我国拟定了《我国制作2025》,方案使我国在现在由西方主导的先进制作业范畴完成自给自足并具有全球竞争力。我国也在大力发展本土的高新科技产业,以期不再依靠美国制作的零部件和技术。“脱钩”的未来,好像不再遥远。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